阿翛想吃甜

【叶西】金主?金主!(后续)

万梅山庄作为一所只为权贵服务且渗透各行各业各种服务的高级娱乐会所,普通人眼中的庞然大物,此时便如凶恶巨兽咆啸震天,露出狰狞白牙,表情森冷直欲嗜血。


就为了个明星。


用了白姐的手机发了这些消息,西门吹雪还怕旁人还不知叶孤城是他要护着的人,当晚拿自己的手机从心悦孤城这个小号切到自家大号明摆宣示主权警告一些人。


万梅山庄庄主V :法庭上见。//娱乐星火V :影帝夜半酒店私会为哪般?#图片#图片#


娱乐星火有点懵,毒唯黑子有点懵,吃瓜群众也有点懵。


头次见到有金主这么光明正大生怕有人不知道的为自家情儿撑场子的,这得是真爱吧……才怪!


有些人不相信善良, 只觉得这是愚...

【叶西】金主?金主!

某叶姓影帝被曝半夜与人在酒店相会的照片已经在各大论坛网页惊起一片腥风血雨,并由于当事人没有对这件事做出任何回应,竟渐渐翻成滔天巨浪。


娱乐星火V :影帝夜半酒店私会为哪般?#图片#图片#


网络上猛然爆炸,无论是唯粉女友粉亲妈粉cp粉还是唯毒黑粉黑子全都被炸出来了。一夜间疯狂转发迅速升成热门,接连几天网上便是刀山火海,粉黑轮战不休。


可当事人,正在教人习剑。


白姐自收到消息以后迅速结束自己难得一见的假期从法国回来,找叶孤城却扑了个空。请水军找团队忙得团团转,但有图有真相却让她后继无力。打电话打不通,发短信没结果,兜兜转转总算得到了人的下落。


当她急忙忙赶到乡下别墅看

【叶西】为剑

万物有灵则智。灵澈,物正;灵浊,物邪。

01

叶孤城在荒漠已走了许久,灼风浮荡,他蹙了眉,回头望:“不知阁下还要跟在下多久?”

烈日下,白色的影子近乎于透明,面色苍白,眸若寒星。

他抬眼,轻轻一笑,只静静看着,心里却在一声声极柔极软地唤。

——叶孤城……

——叶孤……城……

——叶……孤……城……

珍重而满足,欢喜而哀伤。

叶孤城握了握腰上的剑,看着他郑重道:“请勿再跟着在下。”

他难以说出原因——我不想伤你,也不想你因别人而跟着我。

02

修仙世门蜀山三月前接到一个消息。沙漠中妖邪横生,肆意屠戮过往商民。有仙门弟子结队来此灭妖,都不见踪影,尸骨无存。

蜀山大师兄叶孤...

夜将明

西门吹雪难得主动找一次陆小凤——是因为那碎了后又被拼好的风铃。

陆小凤来到万梅山庄,见到他时大吃一惊。

西门吹雪以往虽被称为剑神,但到底有一丝红尘味儿人的气息。可如今他真正的感觉已成了神。

脸色更加苍白,眸色更加漆黑,气质更加冰冷,若说以往的西门吹雪是远山上亘古不化的皑皑白雪,现在的他便是月宫中外永恒不变的孤冷寒冰。

再不得温暖。

“西门,找我什么事啊?”

西门吹雪掀起眼皮慢吞吞看他一眼,也不答话,只拿出一帖信纸来扣在这檀木桌上。

纸上字迹遒劲,龙走蛇游,只三个字——叶,孤,城。

陆小凤大吃一惊,他惊的不是这纸上的名字,而是惊这纸上的字迹。

叶孤城给西门吹雪下的战帖上的字迹与...

夜漫漫

其实西门吹雪是个很好养活的人。他基本上达到了无欲无求的境界,唯一执着的目标就是手中的这把剑。

这样的人足够透澈但也足够迟钝。

所以八月十五日叶孤城死在他怀中后,西门吹雪除了觉得更寂寞些,生命更空白些,自己更没有事些,睡觉更不安稳些,总是发呆走神清醒过来后还不知走到哪儿去,也没有其它别的反应。

该练剑的时候练剑,该擦剑的时候擦剑。该杀人的时候杀人,该吹血的时候吹血。

直到一月后,陆小凤来万梅山庄到处翻箱倒柜翻出一窖酒来顺便也把他那碎了的风铃也翻了出来……

——上好蓝田玉做的风铃刻着一个‘叶’字,温凉而明润,玉如叶孤城。

只可惜碎了,也如同叶孤城。

西门吹雪当时歪头望着那白色绢布包着...

夜不寐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西门吹雪执着剑面对前面这人。乌鞘剑刃寒光凛冽,锁尽乾坤清秋满夜星斓。只是他现如今还是有些迷糊,大概是前面这人眸色太深太沉,沉浮了满世繁华般的幽邃让他心神微颤,也让他莫明其妙而不知所措。

气愤而茫然,困惑于他们二人此时的处境。

——怎么会这样呢?为何在他们决战时来做这沾了权势的事?

叶孤城嘴角动了动,慢腾腾地道:“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西门吹雪抬眼望他。

其实仔细想来,这些年他算不上无恙。人受伤了无数次,剑沾上了血,连风铃都碎了,夜里总不能寐。可他也说不上有恙,毕竟有了朋友,有了妻子,不久之后还会有个儿子。

所以他道:“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但只是侥幸罢...

交换(中)

西门吹雪醒来,窗外梅花灼灼,早春花开极妍,草色浅青。
他按着额头揉揉太阳穴,满是茫然困惑的眸子环顾四周,鹤纹梨木案,万幅吉云青霞帐,软烟锦织纱,黄杨木雕花桌……
西门吹雪眨眼,是他的房间,但总觉得有些不对。
他穿衣,下床,手指触到乌鞘古剑时,蓦然一顿。
剑下压纸。
西门吹雪拿起一看,是一封信。
信中细写种种,皆是生平事迹,还有换体异事。落款叶孤城,为白云城主亲启。
西门吹雪歪头,才想起昨日发生的事。看了看自己探出的手,低语道“换回来了。”

叶孤城手指不自觉地捻着袖角,看着面前被父亲罚下来抄写的叶氏族谱,言语不能。
自小便为白云城中最为乖巧聪慧的孩子,他从未遇到过被罚抄面壁的窘境。
侍女送来食物——十枚白煮蛋。...

交换(上)

西门吹雪一醒来便发觉有些不对,虽然周围仍然是雅致简洁的摆设,连手边都按着习惯放着一剑,可这明显不是他的屋子。
门外传来呼喊“少主,城主唤您进餐。”
城主?西门吹雪微露迷茫,他只听过他人唤他的父亲为教主、主上,却从未有过城主。这个城主是谁?
下床,洗漱。在看见水中倒影时陡然一惊,这张十四岁俊美少年的容颜并不是他的脸。
琥珀色凤眸狭长清艳,面貌淡漠却拥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然而,意外的有些熟悉。
习惯的执起剑佩好,但在手指触碰到剑柄时猛然间忆起这并不是他的剑。可视线落在剑上,西门吹雪不由低赞一声“好剑。”
这精铁剑剑面若水,锋芒内敛,确为好剑。
门外侍女又唤“少主?”
西门吹雪微顿一秒,提步而出。
他需要回万梅山庄。...

腊八,粥甜,梅香,白雪静。

那日在南塘郊外,父亲收到消息赶了过来,看见我受重伤,怒火冲天之下击杀蚺婆。但又因敌手难测,不得不把我放在南塘一隐密山庄之内,请求叶孤城照看。自己又不知所踪。
我醒来时正值腊八,可身处偏地,未闻爆竹声响。然而腊八粥丝丝甜味飘逸,我鼻翼微动,便觉得有些饿了。
披衣,下床。
一开门便见银装素裹。似水墨晕染的枯瘦枝干横斜,红梅灼灼冷艳,白雪皑皑焕发清澈的韵味。天穹苍白,仿佛眼前人的衣袂——叶孤城正一步步向这里走来。
我视线下意识落在他的剑上,其次便是手。最后便投向了他身后侍女提的食盒。
叶孤城注意到我的目光,琥珀色清艳的凤眸染上一丝笑意,转瞬即无。
他对我道“西门庄主,请回房。”
我默然,提步,回房。
枸杞,桂圆,无...

大寒,北风,飞雪,腊梅开

叶孤城说,他是受舅舅所托,护送我一路北行,以报以往南海相助之谊。 我想这只是个托词,舅舅若是预知我如今情形,来的人便不该是叶孤城,而应是我的父亲。
我看身后越发凶猛的追杀,默然片刻,便道“可否送我去南塘?”
南塘有万梅山庄的产业,无需去漠北,我到那儿便会安全。
叶孤城道“自然。”
又是三波杀手袭来,我剩下的两名暗卫双双埙落于半途,叶孤城用手帕抹去剑上鲜血,我不用手帕,只是垂眸吹下血珠,沉浸于那一刻的风华。
不过十几天,我与叶孤城将至南塘,拄着蛇头杖的老媪脚步蹒跚地追来,只声音嘶哑地问“九龙环在哪里?”
我歪头,觉得莫明。
叶孤城长剑凌厉挡在我的身前,琥珀色美丽凤眸露出凝重之色,低低说出两字“蚺…...

挖坑,难填。坑了,欢迎续写。
最近被虐得狠,现在只吃甜产糖。

© 阿翛想吃甜 | Powered by LOFTER